【盾冬】Song of Silence 36

前文:34-35

 

A36

Natasha的警告就像一根无形的丝线,将Steve的心悬在了半空。他想要去找Coulson做进一步的求证,但偏偏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事务缠身,忙得焦头烂额。

他知道复仇者们迟早要面临这个。战争的代价不可避免,而政府和民众都开始怀疑联盟的可控性。国家安全部门要求召开联合会议,除了繁杂紧迫的准备工作,他还得应付铺天盖地的媒体采访——这本来是Stark的工作,但他是怎么说的来着:“我和Pepper的纪念日快到了,我们要去斯堪的那维亚半岛的一个不知道什么鬼海峡度假,祝你们好运!”

“我会帮你看着Bucky的,”Sam安慰他说,“别太担心。”

Steve翻着那些塞进他信箱里的报纸和杂志,《美国“自由”队长:我们无法对平民的伤亡负责》《超级英雄在为谁而战?——过时之人的哀思》《世纪投票:你们愿意被保护吗?》……总之,不管他说什么,记者绝不会把他的话诚实、完整地表达出来。

有时他想要保持沉默,但又无法对那些显而易见的谎言低头。如果——如果有一天,有必要的话,他也得为Bucky的未来说话。 

 

“后勤部的人大部分都放假了,”Sam说,“Bucky好好地呆在宿舍里呢。”

“好的。”Steve合上手机,叹了一口气。连日的疲惫让他内心压抑四肢沉重,他希望Bucky一切都好。

但他始终有种莫名的忧虑,他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,就像系在心上的丝线在不停地颤动,让他坐立不安。

“去擦把脸吧,”有人对他说,“你看起来太憔悴了。”

他在镜子前面洗手的时候,一个穿蓝色制服的工作人员从他身后走过。

啊。

他猛然间明白过来,让他感到忧虑的是早上偶然瞥见的一个身影——同样穿着蓝色制服,始终让他觉得面熟,他现在想起来了,那是Bucky呆过的地下医院的麻醉师。 

 

“Coulson?告诉我Bucky现在的位置,立刻、马上!”

Steve甩掉正装外套,把领带拽下来扔在洗手台上。

他盯着手机上那个闪烁点,不顾一切地向那个方向奔去。

Bucky……Bucky一定在等着他。

 

他用身体撞开了面前的铁门。

Bucky被人包围着,匕首钉进了他的手掌。

现场并没有任何血迹,但Steve的眼前一片鲜红。他的脊背上布满冰冷的汗水,怒火和悲痛同时在身体里沸腾,他几乎快要发疯了。

没有动手的围观者慢慢散开,但离Bucky最近的几个人仍然抓着他的肩膀将他固定在原地。Steve认出了那个深金色头发的女孩,他立刻就明白了什么——“这就是你所谓的……复仇?”

她盯着Steve,平静而冷酷,“我知道你会来的。”

“我真的很失望,队长,”她旁边的年轻人向前跨了一步,“我以为你永远都会做正确的事。”

那是Adam。他曾经为神盾局工作,隶属于Steve所带领的小队,是一个优秀的飞行员。两年前,当天空母舰启动时,冬兵炸毁了他的飞机。当时在机上准备起飞的有四个人,只有Adam活了下来。

“我很抱歉,”Steve说,“但我只能做我认为正确的事。”

 

“庇护杀人凶手是正确的吗?” Adam质问道,“你数一数死在他手下的那些无辜性命,你看一看你眼前这些备受折磨的受害者,难道你认为冬兵不应为此付出任何代价?”

“冬兵不是凶手,他也是受害者。你们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,你们只是在发泄仇恨。”Steve紧紧握住盾牌的扣带,Bucky一直低着头,他看不见他的表情,“如果你们要求一场公正的审判,我会为他陈情、为他辩护,但如果你们想用卑鄙的手段行使私刑,我绝不容许。”

Adam露出一副震惊而不可理喻的神情,“你凭什么无视他的罪过?你在背叛那些信任你的人,队长,你在为了私情而践踏正义!”

 “他是我的朋友。”Steve直直地盯着那个被人群挟持的身影,“你们不了解他,但我了解他;你们不相信他,但我相信他。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,是他陪着我;而现在,我愿意做唯一一个站在他身边的人。”

 

“真感人,”Sarah这句话是对Bucky说的,“他眼里只有你,好像除你之外的任何人都不重要。”

她从Bucky身上找出了一枚小小的金属圆片。

“看这个,”她把那个小东西放在手心里,“接触式微型炸弹,对吧。”

“我们没有武器,只有杀手才会带着这样的东西,”Sarah慢慢地走到墙壁的另一侧,那里有一个覆盖网状栅格的圆孔,看起来像是废置的管道。“如果我把这个扔下去,就像扔一枚小石子、扑通!你们猜它会落到哪里?餐厅、厨房、实验室、走廊……还是会场?那里会有多少人呢?”

她蹲了下来,把那个金属片轻轻地放在墙脚凸起的外缘上,仿佛它只是一个捡来的玩具,“只要一下碰撞,一点点摩擦,砰——他们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就被撕成了碎片。”

Steve不得不转过脸注视着她的动作,在这短暂的间隙里,Bucky身后的两个人猛踢他的膝窝,迫使他跪倒在地上——枪口抵上了他的喉咙。

咔嚓。

Bucky挣扎了一下,勉强支起一条腿但没能站起来。他的双手被反扣在背后,头颅艰难地扬起,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。

“美国队长,传奇人物,”Sarah说,“连我的祖父母都知道你的名字,‘真正的英雄’,他们总是这么说……你会坚持你的原则、捍卫你的良心吗?你真的像他们口中一样正直、无私、光明而伟大吗?”

“看看你面前这个心如铁石、罪行累累的朋友,再想想那些在大楼里忙忙碌碌,尚且无知无觉的人们,”Sarah指了指那个持枪的人,“你可以阻止他,或者阻止我——而总有人要为此付出代价。”

“你会怎么选,队长?”

 

三。

Steve压低身体,将盾牌斜斜地收在身侧。

二。

他能感觉到青筋暴起,背脊绷至极限,宛如一张拉紧的弓。

一。

枪口震动的刹那,他脚踵发力、飞身跃起。

 

有人应声倒地、有人仓皇后退。没有人能阻止他抵达Bucky的身边,用肩膀环抱他的肩膀、用胸膛护卫他的胸膛。

几乎是同时被掷出的星盾飞越半个房间,擦过Sarah的手腕,稳稳地落在她和那个危险的金属圆片之间“噢……”她发出一声类似赞叹的低语,“干得好啊,队长。”

“但你也许不用这么费心,因为这只是个空壳。”她捡起了它,像抛硬币一样扔向空中,再合掌接住,“里头的东西去哪了?猜猜看。”

Steve呼吸一滞,额间的血管突突跳动——

“提示一,”Sarah露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,“James是个沉默的小伙子。如果他不爱说话,就应该永远闭上嘴巴。”

“提示二,这个小玩具非常精妙,外壳上还附带了一个遥控装置——”

Bucky在他身边瑟缩了一下。Steve猛地转过身,双手捧住他的脸颊,“张嘴,Bucky,张开嘴……”

那双倔强的嘴唇始终紧闭着,最后他不得不粗暴地掰住他的下巴,用两根手指在他的口中搜寻那个致命的内核,再小心翼翼地把它拿出来。锋利的边缘带出了一缕血沫,如果Bucky用力一咬,这东西就会直接炸碎他的颌骨。

它已经在发烫了,从缝隙中透出骇人的红光。

其他人缓缓地靠了过来,围成一个大圈,用宛如献祭者一般的目光注视着他们。

Sarah将那个金属壳贴在嘴唇上,吹出一声濒死的鸣音。

 

Bucky抓住了他的手,似乎想把那个东西夺回去。

来不及了。

他把Bucky推开,几乎是本能地——无从思考却又毫无畏惧,迅速收回手,俯趴在地、曲起双腿,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将那片灼烫的、致命的金属压在身下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tbc

后文:  37

评论(23)
热度(171)
  1. 一根聰而已SILENCE★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奉为羽秀SILENCE★ 转载了此文字
© SILENCE★ / Powered by LOFTER